梭哈怎么玩 - q讯看空间


六祸苍龙:哦,那我来试试看…
紫宫彤麟:哎!你给我走啦!(硬币滚到地上……)我约了人在大酒店吃午饭,我很忙啊!
六祸苍龙:我们两个人请你吃碗杂碎麵再谈好了!
紫宫彤麟:我靠!老娘一秒钟几十万,会跟你们吃杂碎麵!

『腾风汲无踪』
六祸苍龙:汲兄早。 刚刚帮我老爸买吃的~

结果在排队的过程有一个大约大班还是小一的男童在跟妈妈哭闹

说他要在这边吃~不要回家吃

妈妈:可是家裡爸爸跟你哥哥都在家裡等我们阿~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Dear All
   &n〉

「嗯...」

    我仔细的听著,我觉得那些是影响湘芸很深的东西...

〈我改嫁了,嫁给一个在工作的地方很照顾我的男人...〉

「嗯...」

〈湘芸没有反对我改嫁,而且跟我先生相处的不错...〉

「嗯...」

〈直到我有天工作到晚上十点多,回家时才发现...才发现...〉

    湘芸的妈妈好像有点哽咽...

「发现什麽?」

〈我先生对湘芸做了很过份的事...她当时才十四岁...这都要怪我...〉

    她开始哭了,而且是不停的哭...

「伯母,不要伤心了,那都过去了...」

    我明白湘芸那篇网志的原由,心裡面有种不捨跟心疼...

    过了几分钟,湘芸的妈妈才恢复情绪...

〈不好意思,让你见笑了...〉

「不会啦,那后来呢?你先生去那裡了?」

〈我先生从那天起就失踪了,再来就是接到警察局的电话,他被车撞死了...〉

「那湘芸呢?她被欺负的事没有报警吗?」

    虽然有些地方警察总是说著「清官难断家务事!」然后对案子草草了事,但

    是我希望湘芸她们当时有找到好警察...

〈湘芸很冷静的跟我说不要去报案,从此以后她就变了...〉

「变了?什麽意思?」

〈平常还是跟以前一样,只是偶尔会发呆,发呆一次就是好几小时...〉

    发呆?我好像还没看过,也没有听湘芸提起过...

「嗯...」

〈上个星期骗她回来,就是医院又寄来要去检察的通知...〉

「去检查什麽?」

〈湘芸有去看过心理医生,但是后来就不太想去了...〉

「可是我看她都很正常啊!」

〈她是很正常没错,尤其是在你面前。来的穷小子来说太长了,而且还有些难熬。

今天是台湾各地牧场
< 天使
by 鸦子(Dio)

这段记忆放在心中好久好久,却直到今天才又被想起。

国光路上的台湾土地银行斜对面
烧肉食堂(旁边是金记)
他的烧肉和秋刀鱼不错吃喔
简餐的分量也足够
之前日本客户要回去的时候

【先进先出是push跟pop吧?】

    阿修也说出有关考试的语句,期末考的可怕让他中断升等任务了吗?

「我不知道先进先出是什麽?但是我知道中间出去是fuck!」

﹝为什麽?﹞

「因为中出...」

    阿修转过头去继续看他的书...

﹝老林,你真的没救了...﹞

    阿昆也跑回他的房间...

    这个时候,湘芸打电话过来...

「喂?」

『老林,我跟同学明天要交一份报告,你能接受我们的访问吗?』

「访问?为什麽?」

『因此我们做的是有关A片的报告,所以你的答案很有参考价值。 一个乡下来的小伙子去应聘城裡大百货公司的销售员。

老闆问他:「你以前做过销售员吗?」

他回答说:「我以前是村子裡挨家挨户推销的小贩子。」

对谈之下, 我是寂寞的灵魂,不过碰到你这装满香醇红酒的杯.
停驻下来,贪婪的品尝几口.醉满桃红.

你势必是酒里的烈.
浓浓的化在我体内,喘息不及.....

第二个月了.
竟发觉对你起了深深的依恋,喜悦里更多的徬徨...
你不是我停驻的泊...........

师,因此想跟你打个招呼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